兴宁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追忆过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10:17 编辑:笔名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追忆过往

这两日,云郡的西都府势力纷纷撤离,三日之后竟走的一干二净。

秦冲令胡灵珊组织起各城中的云当成员,维持秩序,各城的人们一片欢腾,纷纷大开城门夹道欢迎云党势力的接管。

剑盟的主力则盘踞在天水城,驭兽山大营也留出一部分兵力把守,也幸亏云郡不算太大,若是有雾之国那样的地盘,手头上的这些人还不够支配的。

秦冲在云郡以三地为核心,分别是天水城、云城和驭兽山大营,呈一个正三角形,这片土地遭受过蹂躏践踏,招募兵源的事情比较困难,眼下还是靠他们这些人,要随时防备西都府卷土重来。

是夜。

秦冲在万剑山的一峰上,约了人。

不一会,一道身影快速奔来,来者正是霓筝。

西都府的力量撤出云郡之后,她本来也该走的,却延后了几日。

“突然约我有什么事?”霓筝看着周围,幸亏不远处夜姬在一块大石头上坐着,不然两人大晚上在这里会面,总觉得不对头。

“坐下说,找你来呢,是来确定一下咱们的关系。”

“什么意思?我和你清清白白的,你可不许有非分之想!”

“你误会啦,我指得不是男女关系,而是想正式邀请你入伙,又怕太过唐突,私下里先来问问,每个加入进来的人,只要是重要成员,我都会了解一下她的过去。你迟迟不肯走,也不必再瞒着我,我早就知道了,你是惦记着这儿万剑山地下的石塔!”

霓筝倒是一点也不惊讶,“你现在终于肯跟我坦诚啦?”

“你指的是哪个

?”

“哼,你早就在我身边安插好了人,熊逵和胡灵姗都是剑盟的人,对不对?”

“是。一开始是为了监视你,但发生了这些事后,你再回到太叔横那边去,怕是会很危险。”

“你担心我?”

“当然,你在云郡帮了我不少的忙,不单单是我,我身边的人早就已经把你看做是剑盟的一员。你要是跟着西都府的人撤退的倒也还好,你偏偏没走,再走的话会惹人怀疑的。”

霓筝哼笑道:“你想把我吸纳进来,又是想利用我的身份,替你在岚郡做事情吧?就好比在云郡这样,别假模假样装作很关心我。”

秦冲心里有愧,沉默了片刻说道:“本来我在云郡是有自己的一套计划的,只是刚来之后,我的师姐师姐便被抓了,太叔横先下手为强,破坏了我的部署,我就只好将计就计。我曾经还对你承诺过的事情,到现在却并非做到,说来真是惭愧。”

“你没忘了就好。不过你也不算不守约定,当时说好的,你要杀太叔横证明给我看。时间上可没有明确的限制。”霓筝说着话锋一转,“你可知道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位无面行者,只有我的脸是见光的?”

秦冲大喜,她终于肯说说自己的事情了,这说明她对加入加盟的事并非没有动过心思。

“愿闻其详!”

“这件事说起来也很简单,我本来就是无面行者里最为特殊的一个,特殊的地方你肯定猜不着在哪儿。北都原本是叫做铁信国,我的家在三槐城,也曾经是铁信国的国都。我父亲叫霓晁,是铁新国的国王!”

秦冲一惊,原来霓筝和洛秋的身世一样,都曾经是亡国公主。

“我父亲少年时候结交了一个很要好的朋友,名字叫江戮,很有才能,还结拜成为了兄弟,两人是患难之交。后来他们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反目成仇,这个女人明明爱着这个姓江的,但架不住背后的家族想要攀上王族的高枝,硬是逼着女儿嫁给了我爹爹。”

“江戮很生气,便想要带着我娘远走高飞,但娘亲说什么都不同意,他百般哀求,却换来冷嘲热讽,甚至娘家人公然放话,女儿是富贵命,只能嫁给铁信国的国王。他说服不了心爱的女人,便只好去恳求一生中最为要好的这位朋友,可被一口拒绝了。那时候他走投无路,正逢赶上国内的一位权臣谋划,说动了他,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混乱,但最终反叛失败,叛乱军被消灭,江戮也被抓住沦为阶下囚,我娘在百般恳求之下,终于还是让爹爹放走了他。”

“后来又如何了?”秦冲忍不住问道。

“此人在临走之前,说了一句话,说若是放他离去的话,五年之内,他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之时,便是铁信国灭亡之日。他被卷入那场反叛的动乱,原来背后也有我娘家里的人背后谋划,生怕女儿嫁错了郎君,错失了大好的机会,便想尽办法让这个姓江的万劫不复,死了最好。他在沦为阶下囚之后,一次意外才知道了这件事,愤恨难平。”

“后来他混迹到了风驹国,加入军部一步步高升,果真如他离开之后所说的那句话一样,没用了五年,四年开春,他带领着一支大军开始了对铁信国的侵略,再之后的事情便平淡无奇了,他无疑成为了胜利者。这个江戮便是现在北都的杀戮大公。”

秦冲“啊”的一声大叫。

“他带人攻到三槐城的时候,我娘从王宫的高墙上跳了下去,跳到了一片大火里被烧死了。他带人杀进王宫,将我爹爹、兄长、叔伯屠戮殆尽,他恨极了王族,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。”

“那时候我刚满四岁,他念在我是他曾经心爱的女人和最好的兄弟的情面上没有杀我,反而花了很大的心思养育了我。对于当年的事情更是一五一十地告知,没有半分隐瞒,他总说,让我练好剑术,当能够打败他了,便来找他报仇,我对此人的感情很是复杂,我恨他是一定的!”

“我自小便得到了最好的培养,十四岁便担任城主一职,为了磨炼剑术我加入了无面行者的行列,去执行一些十分危险的任务。无面行者是要忘掉过去,忘掉自己的姓氏的,但他希望我保留,记着这些,我成熟的很早,自知他对我有养育之情,但却是我杀父仇人,霓家那么多条人命都死在他的手上,我再也没办法继续待在他的身边了,更不想待在北都,便提去中都做情报工作,此去便是多年再也没有回北都去。自打太叔横的出现,我才得到召唤被派到西都来办事,但太叔横非常清楚我的过去,对我极为提防,你现在应该明白,我为什么要你杀死他了吧?”
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网上预约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就诊时间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线预约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官方网站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怎么预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