兴宁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泰宏 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倔强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27:42 编辑:笔名

泰宏 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倔强

悠然居外秦不凡边逗弄着小黑,边迈着步子离去。

悠然居,这是秦不凡给这楼阁取得名字,此处地偏悠远,倒也合适这个称呼。

“小黑!走了!”秦不凡面上揣着笑,开口道。

小黑高兴的在空中盘旋着,最后落在秦不凡肩上,稳稳定住。

待到一人一鸟背影渐稀,一道粗狂的身影来到悠然居外,他盯着快要消失的背影,裂开嘴残忍的笑着,最后快速的影没在山间水里。

灵犀宗另一处,一座如画的小院子中,锦衣少年洪卫手持一柄折扇,靠在院子里的石桌子上,端起一杯清茶,凑到嘴边缓缓的嗅着,但其眸子中却是目光集于一处,心神没有被杯中清香分离半丝。

就在他的不远处,一位黑色衣袍人,罩着面容,露出两只狭长的眼睛,像极了女人的眸子。

“他是绝世天才!”等了许久,黑衣人终于开口说道。

“他?”洪卫目光一凌,听到绝世天才四个字,足以让他心中震动,但是对于黑衣人口中的“他?”,却满是疑虑,一个不知深浅的人,避面束装跑过来告诉自己“他是绝世天才?”

此等情况,要么这黑衣人神志不清,胡言乱语,要么便是黑衣人口中的“他?”与自己有着莫大关系。

到底是哪一个呢?所有的疑问都化作了眉头的皱纹,挤在洪卫脸上,猛然间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,顿时变脱口而出“他是秦不凡?”

黑衣人闻言却是不语,只点点头认下,便身形扭动,如同一只灵猴似的,跃出院子,快速的消失。

一直紧紧盯着黑衣人的洪卫在其点头的一刹那,心中猛然一颤,脸色都苍白了几分,显然他认可了黑衣人之言,以至于连黑衣人离去都不曾追赶。

满脑子全是绝世天才四个字,也不知过了多久,洪卫才猛然抬起头,望着黑衣离去的方向,脸色狰狞的笑着。

洪卫很聪明,他知道黑衣人放出这个消息的目的,要让自己同秦不凡去斗,二者之间绝无和好机会,洪卫若是得知这个消息,必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扼杀秦不凡,诚然洪卫此刻也是如此想的,然而黑衣人终究低估了洪卫的狂被性格,似他这种自负、张狂的人,岂会是甘心被人作为棋子玩弄?

片刻后,洪卫返回屋内,取出一只白色鹰鸟

泰宏  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倔强

,将一张白色字条绑在鹰鸟爪子上,随手抛出。白色鹰鸟至于半空,猛地拍打着羽翼,快速的钻入云层中,消失不见!

再说那秦不凡,自下了凌绝峰,在山脚下的镇子上住了一晚,第二日寻了个卖马处,买了匹高大骏马,优哉游哉的向着北方远去。

只说秦不凡此次下山为了采集极阴草,极阴草蕴含剧毒,在当今天下也是有数的剧毒之物,只要小心处理,其本身倒也无有忧虑,可是关键是这极阴草的产地却是凶险异常,哪里乃是有着活人禁地之称死域。

死域诞生于千年之前,据传言那方圆万里本是天地灵秀之处,可是千年前的一场大战,打的万里土地生灵死绝,伏尸铺地,鲜流成河,将那万里山河每一寸土地侵染的如同阿鼻地狱。

时至今日,踏足此处亦是能嗅到大地上散开的一丝腥味。而这极阴草便是生长在死域中心地带,扎根在那些尸骨山崖之上。

“救命啊!”

突然,一声高亢的呼救声将马儿背上半梦半醒的秦不凡惊醒。

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,两个粗鄙的汉子,将一妙龄少女围在一处树阴下,少女面色傻白,目光惊恐,死命的捂住胸前,被撕裂的长裙,露出一段洁白的香肩。

两个汉子挑逗着少女,好似玩弄蛊中猎物一般,忘情的享受着这种主宰人命运的滋味。

留个少女的空间越来越小,她左摇右摆,死命挣扎,最终却化作一丝丝绝望,爬上她俏丽的容颜。

见着这一幕,秦不凡只觉得眼神一阵刺痛。

无力啊!若少女有足够的力量,岂容这两个粗鄙的汉子摆弄!

若自己有足够的力量,岂会被那暗中之人逼迫!

“锵!”

秦不凡出手了,伴随着两道惨叫声,飘起两道血线,两只耳朵高高飞起,落在地上,两个粗鄙的汉子捂着血流不止的耳朵,痛苦呻吟。

“滚!”秦不凡一声厉喝,两个粗鄙汉子,连扒带滚的远去。

看了一眼惊恐未定的少女,秦不凡取下一件长袍,披在少女身上,将擦拭干净的长剑还入鞘中,转身离去!

坑洼跌宕的小道上,秦不凡骑着高头大马,半闭着眸子,走在雨后的泥道上,摇摇摆摆的前进,身后不远处,一名罗缎长裙少女,披着一件男士袍子,跌跌撞撞的跟着,哪怕纤柔的玉足上已经打起了透红的水泡。

少女捏着袍子一角,合着胸前衣襟一起抓住,周身上下沾满了泥渍,脸面虽是污浊,却也掩不住清丽的容颜,宛如秋水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马背上的少年。

前面马儿快跑几分,后面少女变小跑更近,哪怕越来越遥远,少女也依旧咬着牙,倔强的趟着步子。

“嘭!”

少女脚下一滑,身子前倾砸下,猛地跌倒,溅起一地泥花!

“别丢下我、、、”

少女艰难的探起一只手,伸向渐行渐远的少年,妄图将其抓住。

只可惜半日未食,加之徒涉数十里路,她哪里还有一丝多余的力气,两眼一黑,便昏了过去!

“吁、”

秦不凡张开半闭着的眸子,一首勒着缰绳,调转马头,马儿快步走到少女边上,伸出硕大的脑袋拱了拱少女的身子,只是少女却一动也不动。

秦不凡下了马背,皱着眉头抱起少女,翻身上马,稳稳的坐在马背上,护着少女缓缓起行。

日头缓缓落下,月色慢慢爬起,马蹄儿向着北,摇摇摆摆,秦不凡闭着眼,昏昏欲睡,怀里的少女儿,满是泥垢的俏丽脸庞啊!

却突然突然一动,扬起一抹轻笑,一闪即逝。

荆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荆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荆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荆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荆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